首 页>安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>作品赏析>文学天地

老婆来到贫困村

作者:龙玉纯文章来源:发布是时间:2020-11-12 10:50字体大小:【

他一脚泥一身汗回到杨柳村村部时,正好碰到负责食堂的小静出门倒垃圾,她笑着对他说,书记怎么才回来呀,都快下午两点了,有个美女在接待室等了好久啦,还告诉他中饭留在灶上的锅里。

哪来的美女?逗老同志开心啊。他笑答道,心想又是穷困户来反映问题了,离开省城机关、来杨柳村任扶贫第一书记已经三年有余,随着这里渐渐脱贫,直接来村部找他反映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少了,估计是有什么难得过坎的事,不然不会来,赶紧去接待室看看。于是三步并作两步,走向村政务服务中心大厅后面的接待室。

还没进门,便听到有人在接待室里谈笑风生,其中有个女声还特别熟悉。他立即停下脚步,又仔细分辨了一下声音,难道真是老婆来了?他拍了一下脑袋,只怪自己沉不住气,昨天把机关同事打来的电话内容告诉了她。

其实也应该告诉她。三年多前他主动要求下乡任扶贫干部,没有提前征求她的意见,被她埋怨了无数次,说他不尊重老婆和孩子,害得他费了好多口舌解释,现在机关因为他扶贫成绩突出,拟提升他为副县级干部,要他考虑走与留的问题,如果愿意留下继续再扶贫一年,就不派人来替换他了。她在电话中的表态很坚决,孩子三年多没得到应有的父爱都变样了,再说任务也圆满完成了,能回来还等什么呢?恨不得就开车出发、下乡接人。这下人也来了,车也来了,看样子想留下也困难了。

是走还是留呢?他昨晚睡前反复想了想,今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,也是杨柳村巩固脱贫成果的关键之年,如果来个新书记,既要了解情况还要熟悉环境,然后才能比较好的进入工作状态,那要浪费多少宝贵时间啊,对扶贫工作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,从大局出发自然还是不走为好。至于职务提升问题,自己都四十有余了,能提最好,不提也没多大关系。想留下,机关领导肯定赞成,可现在怎么说服老婆呢?

这么热闹,赶场呀。他边说边推门进去,发现老婆正和四位村民有说有笑中,仔细一看,原来是贫困户老张两口子和老刘两口子。书记你看谁来了?四位村民见到他后几乎异口同声说道,然后一起走过来把手里提的鸡蛋和蔬菜交给他。书记,我们乡里伙食不好,你都几个月没回家了,我们给你带了点菜,请收下,老婆这么远来了,多陪陪看看山里风景,我们走了。他说这怎么行呢?就给你们钱。还未等他说完,他们就跑了。他正要去追他们,老婆拦住他说,他们是真心真意的,收下吧,下次给钱也行的。那好,正好还没吃中饭,刚好一起把菜交到厨房去。

他带着老婆来到厨房,一边吃饭一边和她说话,从省城到杨柳村,开车也要差不多三个小时呢,没走错路吧。老婆回答说,怎么会错呢?你都给我讲过N遍了,在哪里下高速,在哪里下省道,在哪里拐进你们乡道,我都记着呢,你们新修的村道真不错。好样的,看样子老婆同志还是很支持我这个扶贫干部工作的,不然不会记得那么清楚。他开玩笑道。不要给我戴高帽子,我问你,你的胃本来就不好,在这里你还经常这样不按时按点吃饭吗?她有点生气地问道。乡村干部有哪个能做到按时吃饭?更何况现在扶贫任务那么艰巨,大家都卯足了劲,恨不得把时间都用在干活上呢,我这个第一书记可不能因为胃病摆谱啊。他故意把话说得轻松点。就知道找理由,身体垮了难受的是你自己呢,真不想理你了。她心疼地说道。不要担心,回去以后我多加注意就是了。他赶紧安抚她。

正说着,政务大厅一个小姑娘敲门进来汇报,接到上面通知,今晚天气预报有大到暴雨,要我们小心山洪和山体塌方。他赶紧放下饭碗说,马上通知各村民小组,要大家注意防范。好的,小姑娘应声就去忙了。

老婆,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油茶基地吧。他拉着她的手马上走出厨房,走向停在外面的小车。村油茶基地去年新开辟的那片最怕大雨,因为树小土地裸露多,不知水沟挖好没有,必须赶紧去看看。

你慢点开好吗?山路不是用来飚车的呢。他把车开得飞快,把她给弄得紧张了。好的,我是想试试在山路上你晕不晕车呢。他开玩笑道。不到二十分钟,车到了一座山顶上,他停好车,立即便朝山坡走去。她下车后,找到山上最高点,俯看下面,顿时被震住了,从山脚开始一直往上,全部整整齐齐种的油茶树,而且右边的已经成林了,这么大的面积,不知道花了多少人工和精力,这将是一笔庞大的绿色财富。他已经走到了最左边半山腰,和几个正在挖沟的人说着什么,说完便和他们一起干起活来,全然忘了山上还有自己的老婆。

天快黑的时候,他上来了,满头大汗,一脚沙子。对不起老婆,没陪你。他不好意思地说道。我又不是来旅游的,不要你陪,事情做完了吧。她从车里拿出毛巾给他擦汗说道。想着老婆在山上等,全身都是劲,做起来就快。他开玩笑道。你坐这边,我来开车,累成这样了还嘴硬。她心疼地指挥着他,然后开车不急不慢地下山驶向村部。

山村夜晚的风声雨声大得让人难以入睡。她看着他那黑里透红的脸说,你那机关笔杆子的形象完全不见了,三年多的扶贫工作,改变了一个人啊,机关的新岗位在等着你呢,你是愿意和我一起回去,还是留下来继续当第一书记?他一听她说话的口气,立即靠上去温柔地说,老婆这么远来看望慰问我,我当然得听老婆的,你要我走就走,同意我留就留。

第二天早上,她是被透过窗帘的阳光和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叫醒的,房里早已没有他的影子,也许他一早就去查看雨后的油茶基地去了。她洗完脸,然后去食堂吃了饭,又给他洗了衣服,他还是没有回来。她想自己该走了,免得影响他工作,于是打开小车后背厢,拿出在家给他准备的药和其它日用品,放到他的床头,并留下一张字条:记得按时吃药啊,我还会抽空来检查的。